笔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下文学 > 五占本纪 > 第102章

第102章

「他高兴都还来不及呢,兄样,要不是我带莱翼君来内里,到现在他还在推古街绕来绕去,」

不服气地一努嘴,绫女望著莱翼的眼神亦有掩饰不掉的期盼:

「反正你一个外地人,也没地方好去,跟我们一道来,我好跟你介绍日出的风土、文物,还有好吃的东西,你一定没吃过拉面、荞麦凉伴、或天妇罗之类的罢?哎,等我这烦人的哥哥走掉之后,我还可以带你去泡汤──日出古时候是火山岛国,地热很是丰富,旅途劳累,享受一下烟雾弥漫,暖入骨头的温泉水,可比什么都还要好!」

显然是十分吸引人的提议,他此行的目的,本就是要增广见闻、体验生活,有个熟悉本地的向导,绝对比像无头苍蝇般乱闯要来得有效率,再加上以绫女那种充满活力,充满热情的语调诠释,其魅力更是无法挡架,莱翼差点就要脱口应允。

然而,对于对方的热情相邀,年轻的祭司却悠悠叹了口气,坚决地一个鞠躬,然后静静发话:

「对……对不起,我……的确很想在日出玩一玩,但小生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见愁君,绫女君,请恕小生先行告辞了。」

「啊,为什么?」绫女大奇:

「难道你不喜欢我的行程?要不然你说嘛,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不要叫我请你怀石料理或者参观若叶王室之类的,我都听你的,好不好?」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年龄相近,又不会耍大人派头管自己的朋友,既有自己全没看过的祈愿技能,又看起来老实好欺,这种游伴打著灯笼也找不著,现在好不容易碰著一个,却竟挽拒自己的邀约,绫女不由得好生失望。

「不了,感谢小绫兄的邀请。」莱翼又深深鞠了个躬,歉疚的表情染上他秀雅的蓝眸:

「小生要做的事情……要去的地方,既非观光,亦非一般人可以涉足……但是我非去不可,所以,恕不相陪了。」

「怎么这样……」扁起嘴来,绫女回身牵住见愁之手,向哥哥求救:

「兄样,你都不讲话,你不喜欢莱翼君陪著我?」

「小兄弟,你要去什么地方?我和小绫可以帮忙吗?」

「我……这个……」似乎在忖度要不要开口吐实,莱翼面露难色地抓了抓头:

「我……其实也不太知道自己确切该往何处……可是我……必须要『一个人』。这是……『修业』的规矩。」以耶语轻喃「修业」二字,莱翼的表情神圣严肃,绫女不禁看得一呆,虽然不完全懂莱翼的意思,他仍能体会到这件事兹事体大。

「喔……既然这样,我不烦你,」

从呆然中醒来,绫女点了点头,五指紧捏身畔大哥那只粗糙强韧的大手,深深抓进肉里,随即抬起头来一笑:

「不过,临别之前,告诉你一件事,莱翼――我可以这么直接叫你罢?你学的那些皇语用语,不是每个人随时随地都这样用的啦!跟我们这种的市井小民说话,自然点就行啦!你这样很好笑,会被人家当笑话看的,知道吗?」

没察觉到绫女的情绪变化,莱翼连忙点头:「是!仅遵绫女君教诲!」

「说『知道了』就行了。」

「知道了。」莱翼脸上一红,连忙答道。

「那……我走罗!」朝他一挥手,绫女转身揽住见愁:「兄样,我们走罢!」

「自己小心点,现在日出和上皇都是乱源,兵马倥偬,到处都要换证通关,真是王八蛋!罢了,我们走了,你如果有麻烦的话……」见愁搔搔脑袋,似乎欲言又止,好半晌才赧然道:

「嗯啊,俺好像也帮不了什么忙,只会在这儿说浑话。」

「不,谢谢你们,」对见愁的直率报以一笑,莱翼再次朝对方一鞠躬。

「那么,再见了。」

这种情况,是否皇语成语课本上的例句,「萍水相逢」?

「兄样,你真的要去看ju花祭啊?」

「难道还有假?都是你这小鬼头,给我添麻烦,现在俺还得给你找地方住!」

「什么啊,兄样,你该不会一个人在内里露宿街头吧?真是的,每次我一不在身边照顾你你就乱来,肯定也没有好好吃饭罢?」

「什么话!我……我有记得要睡觉……」

绫女的唠叨声传入耳际,然后是两人再度打闹的背影,见愁用拳头顶了顶绫女小小的头,后者笑著逃到路畔,然后跳舞似地转身,朝已然瞧呆的莱翼挥手大喊:

「再见!莱翼!如果再来天照城,一定要来找我――算了,可能那时候我也不在天照城了,总之,有缘再见!」

眼睁睁地看著见愁领著绫女,大步朝大路另一头驰去,离莱翼越远,两人的打闹越益演变成兄弟斗殴,但看得出来,这几个小动作中,兄弟的情深义重不言可喻。

莱翼心中不禁暗忖,原来这就是兄弟的样子,如果自己有个弟弟,应当也会这样的疼爱他罢?虽然他始终没有任何亲兄弟姊妹。

想著想著,大路末端已看不见两兄弟,莱翼只好怅然掉过了头,欲朝另一方位离开,却像想到什么似的回过头来,想要叫住他们两个,但绫女跑得像阵风似的,竟连影儿都不见了。

「哎,我……我真是愚蠢。」仰天自责地呼了口气,莱翼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应该先跟绫女君要张天照城地图的……」

◇◇◇

奈河,不仅是日出著名的河上文化重心、天照居民赖以为生的河川,亦是这城市发源的契机之一。位于天照城正中央,如同卫河一般地,先将整个天照绕了半圈有馀,然后才从午门切穿城门蜿延流进,正好将天照城剖成了堪堪两半。

传说在奈河认识的恋人,最后会人鬼殊途,无法相亲相聚,因此每到年关将近,百花凋零之时,遵询古老传统的日出,便会以花祭的形式,就在奈河之畔,将成千上万朵残花载上纸船,让他们顺流而下。

每一艘纸船的流逝,同时也代表著一份亡魂的哀悼;或者是挚爱而无缘的情侣,亦或偕伴终生却不幸先离的另一半。

想著风土志上描摹的故事,告别了绫女的莱翼走在河堤上,边徐行边欣赏著长河落日的美景,难得有机会游赏奈河景致,却是在迷路迷得团团转的情况下,想起家乡侍女的担忧,莱翼不禁感叹,自己果然还是低估了路痴的本性。

大概是因为接近河畔的关系,河道上的画坊来来去去,附近的摊贩也多了起来,莱翼的长项和气质很快照例吸引了左近卖凉水、麦饼的商铺,所过之处尽是指指点点的好奇。

商贾的牛车从他身边略过,尘沙飞扬的路上,数百名行人匆匆行过,远方的奈良桥骈肩杂蹋,人声顶沸。跟晚上的庙会比起来,又是另一番奇异景致,路旁几棵似樱的植物,或许因为是秋天,光秃著枝丫而未开花,在热闹的车水马龙中添上一抹莫名的凄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