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下文学 > 二嫁竹马,九千岁轻点疼 > 第16章 闹够了没有?

第16章 闹够了没有?

霍钰:“顾凉月,你闹够了没有?”

霍钰一身玄衣,翩翩落在院中,他幽幽将手负在身后,抬首,微白的面容在微光中泛着浓重的阴冷之色。

顾枳梦盯着那张俊美无铸的脸,看傻了眼……只可惜,任他再权势滔天,富可敌国,也不过是个残缺不全的太监!

只是,他不是认顾凉月做义妹了吗,为何对她如此不满,态度冷淡?

不多时,顾枳梦似是想明白了其中缘由,突然高兴地挑了下眉眼,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看来传言果真不能尽信!

“钰哥哥,你都看见了是不是?”顾枳梦扬起头,眸色猩红,哭得那叫一个泪眼汪汪,我见犹怜。

“她顾凉月永远都是那么任性狂妄,她骄横跋扈,目无尊长,竟当众羞辱残害我母亲,钰哥哥,你要为梦儿做主啊!”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她哭着朝霍钰扑去,眼看就能碰到他衣角了,护卫尹礼当即挡在霍钰身前,抬脚猛地将她踹了出去,动作之利落,简直令人惊叹!

顾枳梦就像个破布袋似的,“唰”地飞了出去。

撞到院墙的瞬间,一口鲜血匍出唇瓣。

她捂着心口看向对面,眼底盛满了震惊与不甘,“钰哥哥……”儿时就算他不喜欢她,也绝不会在众人面前如此羞辱她的!

霍钰倏地掀起眼皮,阴鸷的眸底,翻涌着瘆人的冷戾,“顾二小姐,本督与你不熟,再敢乱叫,当心本督拔了你的舌头!”

顾枳梦面色瞬白,她咬了咬唇,忍不住大吼:“霍钰,你不记得她当初是如何羞辱你的吗?你怎可忘记她对你的背叛与伤害?”

“她顾凉月怪诞不经,不识礼数,女子该会的她一样不会,整日就只知道摆弄那些田鼠和兔子!除了那张脸,她一无是处!她……”

“聒噪!”顾凉月蹙着眉头横了她一眼。

青枝余光瞥到顾凉月的神情,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顾枳梦身前,“咔”地卸了她的下巴。

青枝:“主子,现在安静了。”

顾凉月:“……”呵,呵呵,你可真棒!

被卸了下巴的顾枳梦瞪着眼睛口水直流,合着她脸上沾着的人粪,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啊……啊……”

她说不出话,内心却问了自己无数遍,怎么会是这样?到底是哪里错了?为何顾凉月永远与她作对?

霍钰徐徐向顾凉月走去,接过近卫递来的披风,仔细替她穿好,在领口处替她打了个漂亮的结。

“本督都说你穿得少了,会着凉……你办完事儿不赶紧回去,听他们狗叫什么?”

现场众人,呆若木鸡。

原来传言不假,顾凉月果真和霍钰和好如初了!

她,她顾凉月何德何能啊?谢云舟也不管吗?

完了!顾家这下算是彻底把路给走窄了!

往后二老爷和几个公子们,怕是前途再也无望了!

顾家二爷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眼下正值官员考核之际,万不能将这尊恶佛给得罪了!

他几次话到了嘴边又了咽下去,事发突然,无人与他商量,他只能暗自斟酌,生怕说错一个字。

就是在面对当今陛下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霍钰这个煞神,为人狠劣,阴晴不定……实在是不好惹,也不能惹。

深吸一口气,顾二爷当即上前躬身行礼:“下官见过督主大人,屋外寒凉,咱们不如移步正厅说话。”

霍钰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他,只专心用帕子去擦顾凉月面上的灰。

啧……这丫头怎么从小到大都这样,总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

霍钰不说话,顾二爷也不敢起身,就那么一直弓着腰站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他抬起袖子偷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再次试探道:“督主大人,下官近日新得的上好的龙井,不如我们……”

“嗯?”这次,霍钰终于有了反应。

他蹙眉转身,眸色狠戾,“你是觉得本督没喝过茶?还是没有见识?”

顾二爷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是在下唐突了,请大人息怒!”

“呵,起来吧……”霍钰嗤了一声,满脸不屑,“同是在朝为官,为陛下分忧,顾大人不必如此。”

顾二爷哪敢起来,他跪在地上,毕恭毕敬地道:“在下鲁莽……有错当跪。”

霍钰瞧着顾凉月脸上始终也没个笑模样,微微皱了皱眉。

他冷眼睨着地上的人,语气冷得能淬冰,“顾大人,本督帮月儿整理嫁妆时,为何没有看到这顾家老宅的房契地契?”

“据本督所知,你脚下的这片地,连带这府邸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月儿亲祖母的嫁妆,顾老夫人临终前将这些都给月儿了,不是吗?”

得知霍钰驾临,刚一路小跑过来的顾老太太,听得这话捂着胸口两眼一翻登时晕了过去。

顾二爷匆匆瞥了老太太一眼,近乎咬牙切齿地对一旁的管家道:“还不赶紧将老夫人送回去,顺便把房契地契拿来!”

管家:“……是。”

顾凉月:“……”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顾凉月心中欢喜,强压下上扬的嘴角,那双媚而不妖的柳叶眼逐渐放大……

今晚的月亮真大真圆啊!映衬着霍钰的轮廓都泛着淡淡的光晕。

不多时,顾凉月再三确认手中那房契地契无误后,当着众人的面交给了霍钰保管。

此情此景,看得顾家二房全都没了脾气,这房契地契若在顾凉月手中,尚有能要回来的可能,如今落入了霍钰手中,可如何是好啊?

不过,顾凉月大抵不会将他们赶出去的,毕竟她也得顾及着她父兄的面子!

顾凉月与霍钰正欲转身离开,有下人突然来报,说成安侯来了。

刚被接好下巴的顾枳梦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她抹了把眼泪,迅速连滚带爬地扑到成安侯脚边,扯着他的衣角仰起头来。

众目睽睽之下,她紧咬唇瓣,美眸含泪,俨然是泫然欲泣之态。

酝酿了好久,她才带着哭腔开口:“谢叔父,您府中女眷欺上门来,肆意折辱吾家长辈,还望您能给我们顾家一个交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