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下文学 > 玄门奶包被读心,全家杀疯了 > 第90章 终于退烧了

第90章 终于退烧了

“庆哥儿是不是你害的?”任夫人虽好奇那药,但现在不是深究那个的时候,开始问道。

“不,不是。啊.....”张小妾一声惨叫,然后在地上打滚,手抚着胸口。

把几人吓了一跳。

而这时任俊驰父子俩也来了。

刚到门口就听到一声惨叫。

“再问你一次,庆哥儿是不是你害的?”任夫人等张小妾稍缓了缓再次问道。

“我.....,我......,”张小妾还想反抗药性,但那是丹药,刚才的疼痛让她几欲想死。太疼了,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反抗得了。

“是,是奴婢害的。”张小妾喘着粗气。

听到这话,几人瞪大眼,不敢相信。

这张小妾是任煜城的贴身大丫鬟,也是通房大丫头。

在刘含瑶还没进府前就跟了主子,只等少夫人过门就抬为姨娘。

很多大户人家的公子都是如此。

他们任家也不例外。

而听了此话的任煜城上前就是一巴掌打在张小妾脸上。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庆哥儿?”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啊,成婚四年,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孩子,孩子他娘都差点因此丧命。

他还要再打,被任夫人拉住。

“煜城,先把话问清楚再发落。”

“为什么?我十五岁就跟了你,整整七年,喝了七年的避子汤。

好不容易少夫人进了门,可是却要让嫡子先出,我又继续等。

少夫人进门三年多才怀孕,奴婢终于看到希望,可以给你生孩子了。

可是少夫人就是见不得我有孕,我的孩子才两个月,就让她给害了。

她逛园子怎么没摔,就我逛园子摔,不是她害的,难道我还能自己摔吗?

哪就那么巧我踩在冰上。石板路,怎么可能有水结冰,肯定是人为的。除了她还能有谁?”

张小妾一股脑把这些年来的心酸倒出,也不顾尊卑。

可是没人同情她。

妾就是奴婢,主人高兴了就宠宠,不高兴了,直接卖了。要是犯了错,直接打死也不为过。

这就是等级。

“你是怎么害的庆哥儿?”这时凤如雪上前问道。

“我几天前到少夫人屋里看孩子,抱着在廊下玩。

我背着人把一张冰冷的湿帕子塞在孩子胸口,冬天穿得厚,谁也看不出来。

我连续放了三次。

真如了我的愿,孩子果然病了,而且效果真不错,病得那么重,就要死了。哈哈.....”

张小妾感到无比的兴奋,她报复得非常成功。

此时的她疯魔了。

任煜城气得发疯,直接上前又踢又打。

任俊驰见他发泄得差不多,拉住他。

“来人。”任俊驰高喊一声。

两个嬷嬷进来。

“把这个害主子的玩意儿拉出去杖毙,扔到乱葬岗味野狗。”任俊驰冷冷地吩咐。

他的大孙子,因为内宅斗争而受了如此大的罪,他也气得不轻。

再管不了那么多,儿子的妾,他也照样发落。

事情是清楚了,可是大家没有一个放松心情。

孩子还病得很重。能不能挺过去,还是个未知数。

大家又来到孩子的摇篮前。

又烧起来了,小脸通红。

“夫君!”看到任煜城,刘含瑶痛苦地喊道,多么希望自己的男人是天神,能救孩子一命。

凤天星和宋舒青走在后面。

凤天星见事情如自己想的,把那害人的东西处理了,这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药液,悄悄交给宋舒青。

宋舒青接过,也不和人说一声,亲自上前,打开瓶盖,一股淡淡的青香味飘出。

拿了根筷子,在瓷瓶里蘸了下,放进孩子的嘴里。

如此反复多次,小瓷瓶里的药液去了一半才停下。

所有人都看着宋舒青的动作,没人阻止,也没有人问什么。这是对她绝对的信任。

大家都等在屋里,时间一点点过去。

大约一刻钟,任煜城上前摸了摸孩子的额头。

手一顿:“爹,娘,孩子好像没那么烧了。”任煜城兴奋地说道。

几人都上前感觉了一下。

“真的!退烧了,我的儿,呜呜.....”刘含瑶喜极而泣。

又一刻钟,再摸,和正常人一样了。

任煜城直接跪在宋舒青面前:“谢大舅母救命之恩。他们母子二人的命都是您救的,我任煜城当牛做马都报答不完这份恩情,以后您就是我另一个娘。”

任煜城重重地叩了个头。

“呀,任夫人,我这不是白捡这么大个儿子嘛。”宋舒青上前把人扶起来。

“行了,大家都是亲戚,含瑶是我亲外甥女,这孩子也管我叫一声舅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是我昨晚让周大夫连夜配的药液,还有一半,过会儿你们再味给孩子,应该就没问题了。”宋舒青笑着继续说道。

而凤天星见孩子额头上的数字已经消失不见,就知道成了。

这件事给任家的打击很大,此后再不敢让儿子沾别的女人。

宋舒青母女俩刚出任家大门就看到凤祖文骑着马正好到门口。

一个跳跃下马。

“闺女!”凤祖文直接抱起凤天星。

“孩子怎么样?”他又转头问妻子。

“已经没事了。”

凤祖文一听就知道又是闺女拿出了好东西。

任俊驰上前见礼。

“任兄,今日之事,请管好嘴。”凤祖文小声交代。

任俊驰一听就明白侯爷什么意思。

他本就打算如此的,立刻点头。之前凤府几人都好了,也没大传特传周大夫如何,可见凤府不想把周大夫放在风口浪尖。

“闺女,爹爹带你骑大马。”凤祖文抱着凤天星,一跃就上了马,那身姿,真帅。

宋舒青看得眼冒星星。

“夫人也想骑马?”凤祖文看到妻子的表情,很高兴。

【娘亲,快上来。】凤天星把小胳膊伸得老长,要去拉宋舒青。

两夫妻一高一低对视,宋舒青看着闺女的手,真伸出了手。

凤祖文一弯腰,把宋舒青一提,落到了马上。

前面是闺女,后面是妻子,温馨的一家三口,跑在大街上,引得路人驻足观看。

“哇,没想到侯爷这么宠妻女。”

“侯夫人怎么看着那么年轻?”

......

一气跑回侯府,母女俩都很兴奋。

凤祖文刚把马缰交给小厮,于方长就上前来。

“侯爷,属下有事禀报。”

“嗯,你先去书房等着。”凤祖文淡淡吩咐,然后又抱起凤天星,另一只手还牵上宋舒青,送回内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