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下文学 > 极品太子:我爬出棺材,征服天下 > 第289章 差点搞死一半皇族

第289章 差点搞死一半皇族

赵衡早就料到吴文渊会这么说,干脆利落道:“官员族人犯罪,本质上是官员自己检查不严,但这并不是向至亲挥动屠刀的理由。”

“以亲情为重,官员可请辞,与族人共进退。如此一来,既承担了后果,也并未背叛族人。”

话落,整个西华宫一片寂静。

众人面面相觑,就连吴文渊都陷入了沉思。

大义灭亲,自然是连父母都不能放过,但谁要是真敢这么干,就犯了大忌。

毕竟弑父弑母,乃是天怒神怨的大罪。

但反过来,若是接受赵衡的言论,岂不成了情比理大?

“谬论!彻头彻尾的谬论!”

周欣儿心急如焚地大喊起来。

毕竟她的考核文章,乃是大义论,若是被赵衡强行变成,情比理大,那自己岂不是输定了?

距离嫔位,就差临门一脚,眼瞅着功亏一篑,周欣儿顿时有些抓狂。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个道理,三岁小孩都知道,难道殿下不知道?”

“殿下说情比理大,究竟是何居心!”

周欣儿态度无比坚决!

一众周家族人,纷纷附和起来。

“说的没错,情比理大?岂有道理!”

“什么东西,都没有天理大。”

周家族人可不管什么逻辑,他们要的,仅仅只是驳斥赵衡的理论而已。

结果不等赵衡回应,吴文渊已经抢先一步质问:“既然理比情大,也就是说,所有在押的皇亲国戚,都得死?”

啊?

周家族人瞬间没了动静。

周欣儿脸色煞白,却依旧不甘心:“大义灭亲,以江山社稷为重,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此言一出,周家族人全都面无血色。

连赵洐都脸色阴沉,心里暗骂,这个臭娘们,什么话都敢说!

“周族长,你还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啊!”

若是将来,赵洐犯了事,岂不是也要被直接处死?

周欣儿这话,简直是把两边都得罪透了。

吴文渊眼神冰冷:“除了周欣儿之外,还有谁赞同,理比情大?”

现场一片寂静。

就连白沐云都不吭声,毕竟她的目标也是皇亲国戚,若是承认了此事,跟捅自己刀子有什么区别?

周欣儿直接愣住:“白小姐……”

白沐云愣神打断:“蠢货,你就算是赢了这一关,也当不了嫔妃,只怕是此时此刻,就有无数皇亲国戚想要整死你了!”

周欣儿犹如五雷轰顶,颓然瘫坐在地。

吴文渊也不啰嗦:“箫玉儿通过!”

随着考核结果宣布,箫玉儿被侍女带到一旁,她的小脸尽是诧异。

这都能赢?

现场最震惊的人,当属赵樱樱。

没人比她更了解吴文渊,这个老倔驴,以往可没少骂她。

甚至还当着元武帝和皇后的面,指责赵樱樱拒不嫁人,乃是为皇室抹黑的行径。

就是这样一个骂遍天下的老家伙,却没人记恨他,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这货对谁都这个德行。

而此时,赵衡竟然把吴文渊辩得哑口无言?

“好大侄儿!”

赵樱樱兴奋无比地大呼一声,激动得小脸通红。

“太好了!终于有人能够收拾吴老头了,以后有我家大侄子在,我看这个老东西再敢欺负我!”

这一声呼喊,自然是传入了吴文渊耳中。

吴文渊冷喝道:“小公主,注意你的言行!若是再敢失态,老臣便扣光你今年的俸禄!”

“你……”

赵樱樱指着吴文渊,气得不行,却又拿着老驴毫无办法。

只好转而向赵衡发牢骚:“大侄子,我骂不过他,你帮我骂他!”

赵衡却哈哈一笑:“吴大人乃是大炎第一铮臣,虽然脾气坏了点,但瑕不掩瑜,本太子敬畏吴大人都来不及,又岂能斤斤计较?”

什么?

这个没良心的,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赵樱樱刚要上去揪赵衡耳朵,吴文渊的呵斥已经传来。

“小公主!”

吴文渊语气毋庸置疑。

放眼整个皇宫,乃至大炎,除了站在顶峰那三尊大神之外,也就只有吴文渊能够降服赵樱樱了。

“可恶!”

赵樱樱骂了一声,但动作却戛然而止。

“小姑,你别生气,等吴大人犯了事,我再帮你出气。”

赵衡笑着安慰。

赵樱樱顿时一阵郁闷:“即便是海枯石烂,江河倒转,吴文渊这个老驴也不会犯事啊,看来这辈子想报复这家伙都没戏了。”

赵樱樱虽然嘴上气得不行,但心里却并不记恨吴文渊。

毕竟这老驴虽然刚烈,但若是谁敢对皇室不敬,他第一个冲上去,也算是赵氏皇族的门神了。

“太子,在你心里,当真认为,情比理大?”

吴文渊眼神复杂地问道。

自从成为宗正寺少卿以来,吴文渊已经有十年没有回家探亲了,甚至连孙子孙女都没见过。

族人想要进京探望,也被严厉禁止……

这般无情无义,当真大丈夫?

赵衡打心眼里尊敬吴文渊,轻声回应:“吴大人,情也大,理也大,凡事无绝对,做人嘛,首先得灵活。”

灵活?

吴文渊直接被气笑:“也就是说,殿下根本不在乎,情大还是理大?一切全凭心意?”

赵衡耸了耸肩:“我就是单纯为了过关而已,没想那么多。”

一听这话,别说吴文渊,现场所有人,包括赵樱樱,都想直接扑上去,把这个家伙掐死。

这厮为了过关,竟把问题,上升到情和理的高度,差点把一半在押的皇亲国戚都搞死!

论六亲不认,吴文渊都觉得甘拜下风。

“想不到这家伙,为了一个亲情论,不惜把问题搞得这么大,太无耻了!”

赵洐心里烦闷到了极点,却又不能反驳赵衡的言论。

不然岂不成了,跟着赵衡一起带头反皇权?

白叔清阴冷道:“哼,这厮向来善于诡辩,能说出这番话,毫不意外!”

他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却暗暗紧张。

毕竟赵衡把吴文渊都说服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论朝堂上的权威,就连父亲面对这个吴老驴,都要礼让三分。

若是赵衡借机,把吴文渊拉拢过去,再加上林家,实力岂不是直接上升一个台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