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下文学 > 来自角落的潜伏者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真凶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真凶

原地站定了接近两分钟,徐天翼才坐回了座位上。

“我还以为起码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你一定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梁安断然把一杯咖啡一饮而尽,在徐天翼难以言说的表情下丝毫不露怯,“如果这个问题需要再想一会儿,我可以让你的咖啡师帮忙续个杯吗?”

徐天翼愈发觉得不知道梁安这家伙笑眯眯的外表下究竟在想什么,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开口,“不用预备。这件事确实对我有些影响,但不多——无论如何,徐晓汀之死始作俑者都是现在由江卓掌控的这股地下势力,他们正是为了维系其中的利益关系而杀害了徐晓汀。只要江卓还在这個位置上,我的立场不会有任何改变。”

他也算是个聪明人,不至于拎不清其中利害关系,只是说出口更像坚定决心。梁安听了这些好像还有些遗憾,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计较那杯无法续杯的咖啡。

不过这么折腾人总也是有代偿的。

被梁安劈头盖脸的问了一通,徐天翼倒是反过来压抑不住自己积攒已久的问题,衡量再三还是提起了这个自己压抑许久的问题——有关梁安自己的问题。

“比起这个……从第一次再见到你开始,我倒是越来越好奇一件事。”

梁安气定神闲地点点头:“你讲?”

“梁自衍到底是怎么死的?”

隔间里忽然静了一静,徐天翼原本以为梁安多少也会面色沉重一会儿,没想到他竟然笑了,“你忽然想知道这种事干什么?”

徐天翼应当是很早就了解到了梁安是梁自衍的事实,但梁安确信一件事,他一定不知道巡夜人从一开始就是梁自衍的遗孀李铭所创立的组织。

“既然伱提了徐晓汀,这么专注于了解我为什么对江卓苦大仇深,我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反过来研究过你找上的江卓的目的。比起徐晓汀毫无波澜的死,梁自衍的案子相当出名,至今还是论坛上让人称奇的悬案。我也看过不少网友的分析。”

看得出徐天翼这个家伙至今对姐姐的死无波无澜很是介意。

“你既然清楚,也应该能算出来事发的时候时候我才五岁。”梁安奇道,“说句实话,我现在连我那位倒霉的爹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五岁的小朋友能懂什么?”

这一点梁安倒是完全没有撒谎。他是和自己的父亲长相有些相似,但也仅仅是有共通之处,远远达不到江秋和江卓那种克隆人般只有年龄差距的地步。他甚至还是个天生的脸盲——就算让他前两天看一眼他父亲的遗照,他照样认不出第二次。

“你在巡夜人里……”徐天翼把顺口说出的话收了回去,也知道讲逻辑对梁安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几乎没用处,“你如果没有执念,也不至于坚持到今天。”

梁安耸了耸肩,“是啊。不过如果坚持到现在完全只是因为复仇之类的理由,那未免太俗套了一些。这样看来,我刚才跟你讲你对我有误解,也许真的是这样?徐天翼,主要你看看我,像是满心报仇的样子吗?”

如果不是五年前发生的事,他恐怕早就放弃了这条路。

因为在那之前,他得知了那个真相。

这种随意的态度让徐天翼感觉一直执着于“报仇”的自己又被冒犯到,无奈律师对文字的敏感性让他察觉到了一点,梁安这些话的成分里卖关子的成分远大于冒犯的用意。

他脱口而出:“梁自衍那起案子里有问题,和徐晓汀的案子一样。而你查明了某种程度上的真相,对不对?所以在我进入巡夜人之前,本来活跃的首领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沉默——因为这件事的真相和预期不符,真凶也许是另外一个人。”

徐天翼这家伙,显然是把徐晓汀一案的结果完全代换到了梁自衍案件的调查当中。

梁安咂了咂嘴,“有没有一种可能,只是在我之前的那位首领身上出了变故。后来虽然由我接替了她的代号和任务,但我当时在警校上学。我是有一些手段绕开监控,只是他们的管理实在严格,攒学分也需要精力,没那么多时间接洽,而长时间的寡言少语也不容易被看出首领换了人的事实引发骚动。”

世界就是偌大的一个草台班子。

没有人比当年努力维系着巡夜人运作风平浪静、首领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