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下文学 > 隋唐大主宰 > 002士可杀

002士可杀

接下来便是龙门城拔地而起,义勇军锐不可当,萧铣敏锐的意识到这位明月公子恐怕所图甚大。

紧接着便是杨广被困雁门的消息传来,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萧铣差点儿就激动的要举事了,但他还是压制住自己的兴奋,然后派出了大量的龙卫北上,一方面打探杨广的消息,一方面联系他在北面朝廷中的那些大人物,更重要的这些北上的龙卫还肩负着一项极为秘密的任务——寻宝。

当然这些龙卫也不负众望源源不断的将北边的消息反馈回来,其中就有李向如何率领义勇军北上勤王,居然没有去雁门关,而是绕道草原,直接给始毕来了个釜底抽薪,一举解了雁门之围。

更加重要的是李向还从草原带回来无数的牛羊和牧民,这些才是让萧铣为止震惊的。

要说古代战争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无它,人口罢了。

李向居然能从草原掳夺回大量人口,这可是萧铣没有想到的,再后来萧铣便坐不住了,本来还以为杨广这次凶多吉少了,谁知道被李向这样左冲右突之后安然无恙的回到了洛阳。

于是萧铣便重新给李向定位,最后将他放到了和萧铣心中几个危险至极的人物并列的位置上去了。这几个人物是窦建德、李渊、宇文化及!

看清形势的萧铣再一次蛰伏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的时机就要来了,从宇文化及造反那一刻开始,注定杨广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当他冷静下来再次拿起龙卫传回来的那些消息重新看了一遍后,便知道自己真的是小看了李向这个人了。原来龙卫秘密寻宝的任务已经与李向发生了几次冲突了,无一例外的都被李向破坏掉,而且还是大败而归。

再一次惊讶李向是什么时候崛起的,萧铣便将自己的心腹萧云登叫进了密室中,暗自给他下了命令,让他亲自率领龙卫中的精英北上龙门,接触李向,能拉拢就拉拢,不能的话不介意除去。

萧云登二话没说,第二日便收拾行囊率众北上而去。

萧云登北上三日后,萧铣又得到了一个消息,被杨广发配到岭南的高士廉北上要去洛阳面圣,途径洞庭湖。

萧铣一听就高兴了,因为他很清楚高士廉是谁,和李向有什么关系,然后萧铣便给洞庭湖的水匪下了命令,无论如何也要将高士廉生擒。

高士廉一袭青衣,带着璞头巾,背手立在船头,水面上的风吹的他的衣襟猎猎作响,他却一动不动。身后一个老仆弯着腰一脸忧郁的看着他,手中拿着一件破旧的斗篷。

“老爷,船头风大,还是回到舱中吧,小心着风。”老仆劝道。

高士廉长长叹口气道:“哎,也罢,就听你的吧。”说着转过身朝着船舱走去。高士廉不过三十五六的年纪,但在岭南待了几年却将他煎熬的看上去像是五六十一般。

这时的岭南可没有后世广州深圳那样繁华,属于偏远之地,而且是没有开发的那种。“南方湿署,近夏瘫热,暴露水居,蝮蛇落生,疾病多作,兵未刃血,病死者十之二三。”就是最好的写照。

还好高士廉的身子骨硬朗,虽说也得了几场大病,最终还是扛了过来。这次收到外甥来信,说是无忧找到了心上人,而且此人性情颇佳,又有大志,还在杨广面前挂了号,又立了几次功劳,这才换回了他重回中原的机会。

高士廉是非常相信自己这个外甥的眼光和本事的,他既然这样说,那这个叫李向的年轻人就一定有写本事了,因此高士廉一路行来心中对李向充满了期待。

这几人船进了洞庭湖,也算了正式进入了中原,高士廉也忍不住想要看看这大好河山。刚刚站在船头一时间惆怅几许,曾几何时自己也是朝廷中的一员,也游过许多名山大川,可谁能想到再次游历却是戴罪之身。

再想想在岭南听到朝廷的只言片语,虞世南更加有些难过。好好的大隋皇朝就要毁在那些自认为是忠臣贤臣的手中了,堂堂皇帝也是眼见着国家积重难返,无力回天啊。

高士廉有大才,而且对时局和天下的判断往往是一针见血。在他被贬往岭南时,他就知道大隋的末日就快到了。此次回来,他已经没有多少心思去管朝廷的事情了,就是想在家中看着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长孙无忌和无忧两个孩子成家立业,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个乱世。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想太平,却有人想叫他不太平。好好行船中,突然感到船身猛烈的摇晃起来,紧接着就看到船板上居然在往上冒水。这一下高士廉就知道要坏了,要么就是船沉人亡,要么就是水匪作怪,要劫船了。

老仆早已吓得哆哆嗦嗦不知该怎么办好,高士廉一边摇头一边思虑,看来不要想这平安了,就连回往中原现在都成了奢望了。

他没有多少的害怕,相反却更加镇定了,在岭南受到此生从未经历的那种痛苦,早已叫他看淡了生死。现在这样葬身鱼腹未尝不是善终。

他比起眼睛,等着船舱中的谁慢慢淹至他的膝盖、肚脐、胸口……

“就是他了!”船舱外忽然起了喝声,听声音是出自一个五大三粗之人,紧接着高士廉便看到人影一晃,两个包着麻布头巾的壮汉提着鬼头刀进了船舱,一把将他提溜起来,大声道:“你就是高士廉?”

高士廉一愣,随即便冷笑道:“我就是高士廉!谁派你们来的?难道杨广就这般心胸吗?都要靠你们这些江湖匪类来行事了?”

壮汉也是一愣,劫了这么多年船了,今儿还是头一遭见到一个不怕他们的人,什么羊光牛光的,认清楚是高士廉就完了,然后单手便见高士廉拖出了船舱。

“放手!我自己会走!”高士廉怒吼道!

壮汉还真的松手了,这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不怕死,还有骨气的文人。以往他们也劫过不少文人士子的船,那些人一见到他们不是屁滚尿流,就是磕头求饶,直接送上大把的金银,今儿个可真的是叫他大开眼界了。

高士廉挣脱壮汉,然后站起身,将附在身上湿漉漉的衣衫整理平整,然后大声对着老仆道:“高泰,你也跟了我有小二十年了吧,今日你我能一起功夫阴曹,也算是你们之间的缘分。别怕,过来,这辈子是你伺候我,来世我去伺候你,报你今世之恩吧!”

高泰也不害怕了,因为他知道害怕也得去死,而且自家老爷是什么脾气他清楚的很,那是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的人。跟在这样的主人身边,他高泰一辈子也算是值了!

高泰也学着高士廉的样子整理好衣衫,然后将浸泡在水中的破烂大氅给老爷披上,还啰嗦道:“哎,老爷啊,说好要回去看看小姐成亲的,谁知道……哎,算了,到了阴曹地府老奴也一定要跟在老爷身边照顾好老爷,听人说那边冷的很,老爷还是将大氅披上吧!”

高士廉没有回头,他不敢回头。他不怕死,但听到高泰的话,他的心真的揪的很疼很疼,眼睛有些湿润了。

“不行,这个时候不能哭,不能叫这些水匪小瞧了!”心中想着,高士廉再没有犹豫,大步踏出船舱。

舱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霏霏细雨,哩哩啦啦敲打到甲板的水面上,再次溅开一朵朵水花。

高士廉看看甲板上还有几个壮汉,从打扮看就知道是那个壮汉一伙儿的。他扬扬头,看看阴霾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空气道:“来吧,给个痛快!”然后闭上了眼睛。身后的高泰还是有些哆嗦,但也强撑着比起眼睛。

“泥鳅,这是咋回事儿?”一个壮汉问进来舱中那人。

“俺哪知道?俺就问了一句他是不叫高士廉,好家伙,人家比俺还横,直接就出来了,这不,好像咱不杀了他都对不起咱的刀一样。”

“哈哈哈!”水匪们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还不赶快干活儿!没看船要沉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水面上响起。高士廉眯着眼望去,原来在自己小船周围还有两艘舢板。其中一个上面有一个红衣大汉敞着怀,露着黑乎乎的胸毛,大声呵斥着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是这些人的头儿。

也许是这个大汉的淫威真正叫这些打手们有些害怕,紧接着高士廉就觉得脑袋一疼,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脑后的痛感叫高士廉猛的醒来,伸手摸摸后脑,明显感到有一块凸出来的伤疤。忽然鼻子中间闻到了浓重的鱼腥味,还夹杂这那种令人作呕的馊臭气息,一下子高士廉便想要吐。

黑暗中突然听到一声低低的**声,高士廉马上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声音传来的一角。过了一会儿又是一声,高士廉便低声道:“前面可是有人?”

“老爷,我在这儿,我是高泰啊!呜呜呜,老爷,我们没死,我们还活着!”高泰的声音传来,另高士廉也为止一喜,随即便又有些心酸,然后低声喝止道:“住声,不要哭了,你还能动吗?到我身边来!”

高泰马上就不哭了,悉悉索索一阵后,终于摸到了高士廉旁边,然后抽泣着道:“老爷你还好吧,你头还疼吗?我亲眼看到那个黑家伙用刀背打到了老爷脑后,我还以为,还以为,再也见不到老爷了,呜呜呜!”

“好了好了,既然没死,我们就要想办法逃出去!”高士廉没有时间再安慰他了,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出去的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